黃花忘憂,何以療愁?

發表時間:2019-09-29 來源:《中國生態文明》雜志 作者:曹俊

一直以為忘憂草只是文學想象,不存在于現實中。

這個想象,最早源于周華健的一首歌,歌名就是忘憂草。

來來往往的你我與他/ 相識不如相望淡淡一笑/ 忘憂草 忘了就好/ 夢里知多少/

身處金黃色的花海,我才恍然得知, 兒時在山野中偶然得見的金針花、黃花菜,居然就是忘憂草。

坐標大同云州,忘憂大道, 忘憂花海。

確實如海。簇簇疊疊葉層層, 朵朵孤秀自撥,燦爛無邊際。湊過去輕輕一嗅,沒錯,陽光的味道。

一瞬間,確乎忘憂。

 

1

在我所見過的食材中,黃花菜是功效最廣的藥;在我所見過的藥材中,黃花菜是最美味的菜。藥中美味,菜里珍品,濃淡黃花。

細長的花瓣,金黃的色澤, 濃郁的芳香,爽滑的脆嫩。蒸、煮、燉、炒、煲湯、做羹、涼拌,作為百搭配菜,黃花菜成就了很多經典佳肴,歷來是傳統美味。孫中山先生素食養生多年的得意之作“四物湯”,就將金針菜排在了第一位,“金針菜、木耳、豆腐、豆芽等,實素食之良者”。

萱草忘憂,黃花菜在很多藥典中都有收錄。最有說服力的是明朝《本草綱目》:“煮食,治小便赤澀,身體煩熱,除酒疸。消食,利濕熱。作菹,利胸膈, 安五臟,令人好歡樂,無憂,輕身明目。”

一道食材,同時也是藥材, 無甚稀奇。藥食同源,乃中醫文化之博大。難得的是,作為一味藥材,稱得上美食;作為一道美食, 算得上良藥。

生姜、菊花、魚腥草,藥效不錯,但作為食材,味道欠了點。

山藥,木耳,香菇,是優秀的食材,但作為藥材,功效窄了點。

大棗、枸杞、桂圓,山楂,赤豆, 味道和藥效都不錯,但作為食材, 單調了點。

大多藥食同源之物,只能是煲湯燒菜的調味品,不可單獨食用。

更多品種的藥材,味道與食物根本沒有可比性,與美味毫不沾邊。

可是,黃花菜不一樣。

作為藥材,黃花菜功能之廣, 療效之顯著,很多專業藥材都比不上。可以止血、消炎、清熱、利濕、消食、通乳、消腫、明目、安神、降血壓,還能作為病后或產后的調補品。

作為食材,黃花菜口感之美味,營養之豐富,是素食上品。酸辛中帶有一絲甘甜,綿軟中帶有一縷清香,醇厚,又脆爽。其含鐵量比人們熟悉的菠菜高20 倍;胡蘿卜素含量高于西紅柿, 在蔬菜中名列前茅;卵磷脂含量高于一般蔬菜,被譽為“健腦菜”; 豐富的鈣和維生素A、B1、C 等, 在抗衰界也有不少粉絲……實乃保健養生之佳品。

兼具藥食之效,將二者完美結合,黃花菜可謂極品。我不知道是不是還有別的菜,能有黃花菜這樣的大度,這樣的胸襟,這樣的包容,讓這種融合那么淡然, 那么低調,那么氣定神閑。

莫道農家無寶玉,遍地黃花皆是金。

 

2

在我所了解的藥材中,黃花菜的藥效表達最有詩意:忘憂。

忘憂之名,從何而來?萱草忘憂。

千百年來,萱草始終是網紅一枚,既有醫書藥典記載,又有詩詞歌賦加持。

最早的文字記載,應是《詩經? 衛風? 伯兮》:焉得諼草, 言樹之背?諼通萱,意為忘。這是最浪漫的一個版本,其后兩句為“愿言思伯,使我心痗。”描寫的是婦人因丈夫遠征,憂思不能自遣,欲在家居北堂栽種此草, 玩味以忘憂也。

最廣為流傳的版本,來自三國嵇康《養生論》:合歡蠲忿, 萱草忘憂。

最標準的答案,應是《博物志》所述:萱草,食之令人好歡樂, 忘憂思,故曰忘憂草。

最具體的解讀,是明朝李九華的《延壽書》:嫩苗為蔬,食之動風,令人昏然如醉,因名忘憂。

最具實證精神的,是清代《本草正義》:今人恒以(萱草花) 治氣火上升,夜少安寐,其效頗著。

是不是有點疑惑?這些記載都言指萱草,沒提黃花菜呀。

黃花菜是萱草20 多個品種中的一種。在諸多萱草中,有忘憂之效的,只有黃花菜。所謂萱草忘憂,準確的表達應是,黃花忘憂。

在醫學上,有鎮靜或安神之效的藥材有很多,惟獨黃花菜被賦予忘憂二字。與忘憂一比,其他詞頓時顯得寡然無味了。在我們所見過的藥材中,恐怕再難找到如此詩意的表達了。

這是黃花菜的幸運。

忘憂,多么有詩意。詩意, 哪能無詩人。

有學者專門研究過,歷代專詠萱草的詩詞歌賦有300 多篇, 以萱草作為文學形象的更多。其中,萱草始終離不開忘憂的設定。不知是詩人賦予了黃花的忘憂之意,還是萱草之忘憂成就了詩人的傳世佳作。

卻道荷花真解語,豈知萱草本忘憂。

瓊枝雖療渴,萱草忘人憂。

對萱草兮憂不忘,彈鳴琴兮情何傷。

何人樹萱草,對此郡齋幽。本是忘憂物,今夕重生憂。

這里的忘憂,已經超越了藥物療效的范籌,更多的是物我兩忘,是精神寄托。何以忘憂?與其說是萱草,不如說是文字。與其說是療愁,不如說是釋放。可這種心靈默契,不正是排解憂愁苦悶的最好途徑嗎?

有詩為證,杜康能散悶,萱草解忘憂。借問萱逢杜,何如白見劉。

詩人明白,忘憂何必在庭萱, 是事悠悠竟可寬。

 

3

在我所感知的角色中,黃花菜是最得體的配角。

請說出一道以黃花菜為食材的名菜。

多數人很難立刻給出答案。

沒錯。黃花菜在菜品中幾乎是隱形的,隱形到很多菜中即使有,我們往往也會忽略。

這正是黃花菜的可貴。安于做配角,做得渾然天成,自然而然。

黃花菜是配菜,但卻沒它不行。試想一下,經典家常菜木須肉, 經典涼菜四喜烤麩,經典小吃豆腐腦,如果沒有了黃花菜,美味是不是大打折扣?

黃花菜很百搭,但從不喧賓奪主。幾乎任何主菜,都可以和黃花菜搭配。搭配之后,菜還是主菜的味道,不同的是口感更獨特,香氣更醇厚,味道更綿長。黃花菜的加入,是潤物無聲,讓細節更加完美;是畫龍點睛,令品質精益求精。很多常見的優秀配菜,很難做到這一點。比如香菜、芹菜、韭菜,提鮮提味很好, 但搭配面比較窄,稍不講究,很容易掩蓋主菜。

黃花菜加持,讓美味更健康。紅燒肉、扣肉里放點黃花菜,可化肉之油膩,不僅能使肉食口感更好,還能免“三高”人群之顧慮, 因為黃花菜可以降血壓、降膽固醇;燉豬手加點黃花菜,可以增強豬手的美容催乳之效;黃花菜燉母雞湯,既能滋補又可解憂; 黃花菜燒魚,讓魚肉去了腥味, 多了草香味,還能提高免疫力; 黃花菜與木耳燉湯,讓止血養血之效更強。

簡言之,N+ 黃花菜= 養生。這份養生,沒有奇怪藥味的打擾, 沒有降低口感的困擾,不是負擔, 不是畫蛇添足,美食仍然是美食, 甚至更加美味。

如果在蔬菜中評選最佳配角, 黃花菜當之無愧。

黃花味道淡淡的,讓主菜更突出;黃花身形細細的,讓主菜更醒目;黃花作用大大的,讓主菜不辜負;黃花藏得深深的,讓主菜沒煩憂。

這就是配角的極致。只為主角出彩,自己不要喝采;只向大局服從,不問自我得失;對主角堅定的支持,讓自己絕對的低調; 讓一切看起來水到渠成,不存在絲毫矯情張揚。

配角的最高境界,自然而然。

 

4

在我所認知的植物中,黃花菜是我見過適應性最強的一種。

每種植物都有喜好的溫度、水分、光照和土壤。任何一種條件的變化,都會影響到植物的地域分布。

黃花菜是少見的適應性極強的植物。西北的甘肅慶陽、陜西大荔,華中的湖南祁東、邵東, 西南的四川渠縣,華北的山西大同,東北的吉林白城,華東的江浙,華南的廣東等等,不論東西南北,不分旱濕,不擇地形,不管是平川還是山地,也無論砂土、黏土還是火山土,黃花菜在我國絕大多數地方都能種植,而且種植時間都有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。

濃厚的黃花情結,強烈的黃花自信,讓很多黃花產地走上舞臺,希望給自己的黃花定位,如中國國家地理標志產品、黃花菜原產地。光是“中國黃花之鄉”, 就有四川渠縣、湖南祁東等幾個地方多年來爭論不休。

對黃花的執著,曾催生了一份網上排名。論品質,前四位分別是慶陽、大同、大荔、祁東; 論產量,前四名仍然是這幾個地方,只是順序略有不同,為祁東、大荔、慶陽、大同。

不管是黃花之鄉的定義,還是網上排名,本身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黃花在這些地方的表現, 是這些地方對黃花的看重。不難發現,大江南北、黃河內外,黃花都有好品質,都有大產量。黃花與自然環境之和諧,讓人震驚, 更讓人贊嘆。

是什么讓黃花如此充滿韌性, 給一片土壤,就能生長?黃花喜陽光, 也耐半蔭;喜濕潤, 也耐旱; 耐熱,也耐寒,在北方冬季可以自然越冬。

是什么讓黃花生命力如此旺盛,有一支根,就能發展出一群根?黃花一次栽種后,根部自然生發,三五年之后,就是郁郁蔥蔥。如此可長幾十年,甚至高達七八十年!

不辜負一段生命歷程,最好的辦法,就是努力生根,日日成長。日升月沉,花開葉落,世界上有最美的風景,就是你努力的樣子。

 

5

在我所知道的花卉中,黃花菜是最有犧牲精神的。明明可以靠顏值,卻偏要靠努力。

盛夏的大同云州,第一次邂逅忘憂花海。點點金黃,凝成一望無垠,海浪一般翻滾,熱烈而奔放,又似油畫一般寧靜,純粹而溫潤。

那片花海,是花的盛宴,更是花蕾的燦爛,花苞的狂歡。

因為那萬畝黃花,主要為食用而種。

食用的黃花菜,不能是已開花的花朵,而是眼看要開花的花骨朵兒。專業表述為,含蕾帶苞。即花蕾飽滿未開放,中部金黃,兩端嫩綠,頂端烏嘴,尖嘴處似開非開。

成熟的花蕾一旦見到陽光, 很快就會綻放,這就決定了,采摘黃花的最佳時間是開花前一兩個小時。過早是青蕾,稍晚則汁液流出,所以,為了享受忘憂美味,就必須與時間賽跑。花農往往入夜兩三點開始采摘,早上七點還能追趕一部分,到了上午十點,就不得不放棄。這時候還沒開花的花蕾,當天多半也開不了, 并非采食的好時機,可以再長長。

是不是非常浪漫?原來入口的黃花菜,原本是幾小時后就要綻放的花蕾。我們看到的美麗花海,竟是花農輸給陽光的幸運兒。盡管這些幸運兒,也僅僅只有一天的絢爛。

是不是有點內疚?我們讓一朵花錯過了一生的燦爛,讓它在期待中落寞,在激動時平靜,只剩下對枝頭的留戀。

不過,你知道更讓人感動的是什么嗎?每一朵花兒離去后, 每一支植株被采后,會不計前嫌, 不念過往,不畏將來,再次萌發新的花苞。日日復月月,走過整個盛夏;月月復年年,堅守無數春秋。

植物于人,往往有三種價值, 或觀賞、或食用、或藥用。像黃花菜這樣三者兼具,且三種價值的表現不分伯仲的,十分少見。

更難得的是,黃花菜明明可以靠顏值取勝,像其他萱草那樣,昂首朝陽,肆意綻放,可是,它卻選擇了犧牲自我,把最絢爛最輝煌的渴望,深深地埋在了日出前的暗夜里,直面一次次疼痛, 忘卻一次次傷害。選他人之不敢選,做他人之不能做,只為更大貢獻、更多價值。

把眼淚種在心上,會開出勇敢的花。這世上哪有不受傷的人,只有不斷痊愈的心。如果夢想不曾墜落懸崖,千鈞一發,又怎會曉得執著的人擁有隱形翅膀。能笑看風云,都曾千瘡百孔。能活出自我,都要有所為有所不為。

為什么文人鐘情忘憂草?不光因為其藥食之實用,也不僅是忘憂之傳承,更在于其品格之高貴。她的美,不是用來炫耀的; 她的淡然,是值得細細品味的; 她的溫婉,給了我們太多遐想和期待。

最美味的藥材,最浪漫的表達,最得體的配菜,最強大的生命力,最可貴的犧牲精神。是風景,是美食,是良藥,更是精神家園,是歷久彌新的文學形象。

黃花菜,忘憂草!

黃花忘憂,何以療愁?守心如一,無憂可忘。

 

相關鏈接

色姑娘综合网久久 奇米色-奇米网米第四色在一个色综合亚洲色综合 久久偷拍国产在线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